惠州大亚湾石化区时隔1年再着火 深层原因未公布

http://gd.news.sina.com.cn 2011年07月12日09:49 南方日报

  7月11日,消防车辆在惠州大亚湾石化区中海油惠州炼油厂区进行扑救。新华社发

  昨日凌晨4时10分,惠州市大亚湾石化区中海石油炼化有限责任公司惠州炼油分公司运行三部400单元的重整生成油塔底泵机械密封泄漏着火。截至9时左右,明火已基本扑灭,17时左右大火被完全扑灭,无人员伤亡,无油品外溢,未对周围环境造成直接影响,厂区各套环保设施运转正常,装置现场整体可控。目前,火灾原因及财产损失正在调查中。

  事故发生后,中海石油惠州分公司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应急指挥领导小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同时及时将事故情况上报大亚湾管委会和惠州市委、市政府。惠州炼油消防队、大亚湾消防队、石化物流消防队、中海壳牌消防队等40余辆消防车参加救援,溢油响应也随即启动。

  10时许和13时55分,火灾区先后传来两次爆炸声并冒出滚滚浓烟。中海油惠州炼油公司党群办公室主任马宏明向记者表示,10时的爆鸣声“是残存在管道内的物料燃烧导致保温铁皮崩裂的声响”,13时55分声响的原因仍在核实中,但“确定不是爆炸”。

  17时30分,消防冷却水停用,应急响应结束。除现场保留监护用消防车外,其它消防车辆有序撤离。

  ■直击

  百米高火光将整个石化区照得透亮

  昨日,惠州大亚湾中海油炼油厂发生火灾,经过及时扑救,火灾得到了控制。惠州市、大亚湾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通报称,火灾对大气造成较小污染。

  “真以为要发生爆炸”

  50岁的温以山是被从梦中惊醒的。“‘轰轰’的声音,我开始以为是汽车从马路开过爆胎的声音。”温以山工作的工地与中海油炼油厂一路之隔,距离发生泄漏的地点不过500米。

  温以山顾不得穿衣急忙叫醒了其余的两名工友“逃命”。三人在空地里呆了近3个小时,等着火逐渐减小才赶回工地。

  “火焰起码有百米高,燃烧的火柱高度比炼油厂内几十米高的‘火炬’还要高出两三倍,把整个石化区都照得通亮。”中海油壳牌公司(中海壳牌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员工刘先生说,从当时的情况来看,真的以为“要发生大爆炸了”。

  村民从石化区周边撤离

  家住附近村庄的夏先生昨日也亲眼目睹了大火,据其称,昨日凌晨4时左右,其忽然被亲戚打来的电话吵醒,而亲戚的第一句话就是“大亚湾起火了,快跑!”

  据记者调查后发现,事发时,不安的情绪不仅仅在着火地附近的居民区扩散,甚至和事发地隔问相望的金门塘村的村民听说炼油厂起火后也纷纷向淡水撤离。

  “尽管距离比较远,但仍有很多村民选择到淡水等地躲避。”金门塘村的村民严先生告诉记者,直至早上7时许,火势得到控制之后,村民外出避难的情绪才得到缓解。

  对大亚湾核电站不构成威胁

  据国家环保部门派驻大亚湾核电站有关负责人介绍,惠州大亚湾石化区与深圳大亚湾核电站相距有30至50多公里,并且途中还有多个山头阻隔,所以对核电站不构成威胁。

  火灾对环境污染“较轻”

  惠州、大亚湾相关部门表示,环保单位在事故周边布置的10个监测点所监测到的数据显示,污染物主要为颗粒物及一氧化碳,且指标浓度持续下降。截至昨日下午3时许,所有监测点的监测指标均达到了环保的要求(包括石化区自动监测站的42项指标)。

  “火灾对大气的污染较轻,不会对人体的健康造成不良影响。”相关负责人介绍。

  周边居民生活恢复正常

  厂区周边居民说,中午情况稳定后,人们陆续返回。14时左右,附近工厂的打工者陆续收到返厂工作的通知。

  目前,周边居民生活秩序逐步恢复正常,但也有群众表示如果情况变化会随时撤离。

  ■后续

  ■纵深

  公共安全危机应急预案应更多元

  中海油海上漏油事故尚未平息之际,中海油惠州炼油厂再次发生安全生产事故,为石油行业再次敲响了警钟。

  实际上,在7月7日,中海油召开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而在6月30日,安全生产月刚刚过去。去年的7月24日1时45分,惠州炼油分公司焦化原料216-T-02罐发生着火事故。

  记者走访发现,两次发生中海油惠州炼油厂安全生产事故中,均引发附近村庄恐慌,村民纷纷外逃。相关部门针对附近群众没有相关应急预案。

  公共安全专家表示,中海油惠州炼油厂火灾并非一个单独的现象。近年来各地频繁发生的公共安全危机事件,实际上是各级政府工作没有做足做全的表现。

  火灾,发生在安全生产会议后

  据公开资料,中海油惠州属于1200万吨炼油项目,中海石油炼化有限责任公司惠州工程建设项目组副总经理赵岩向媒体介绍,惠州炼油项目不仅其单套炼油能力是全国规模最大的,该项目还引进了国内外11套先进的生产工艺和环保处理技术,“在工艺技术、建造水平和环保标准上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但国际一流水平仍难掩突发的安全事故。

  昨日,走进大亚湾石化区,“安全生产”的标语随处可见。火灾发生的11天前,全国安产月活动结束;而4天前,中海油召开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中海油总公司总经理助理、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袁光宇要求各单位“认真贯彻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方针,强化安全意识,完善管理体系。”

  2010年7月24日1时45分,惠州炼油分公司焦化原料216-T-02罐发生着火事故,起火处位于炼油下游工艺的3个焦化原料罐中的第2个罐。

  然而,深层事故原因至今未向社会公布,时隔一年“类似事故”再次发生。

  有石油专家认为,尽管安监和主管部门对石油企业安全生产的要求不断提高,但石油企业安全防范对象多,技术要求高,生产环境也具有易燃易爆、高温高压等特点,任何一项设备隐患、制度缺陷、程序遗漏、工作疏忽或个人违章行为,都可能引发较大事故,对企业自身和周边环境带来极大影响,“从目前频发的事故来看,中国石油企业的安全生产管理工作显然亟待加强。”

  “爆炸”流言暴露应急预案盲点

  而据官方通报,事发后中海油公司及当地部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同时启动溢油应急响应,应急指挥领导小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

  但应急响应却忽略了对周边村庄发布信息。

  岩背村村民陈先生告诉记者,高达百米的火焰将整个村子的天都映红了。“炼油厂爆炸”的消息像水中泛起的涟漪一样,以中海油炼油厂为“原点”,周边的村民闻讯后迅速掀起波澜。

  凌晨5点左右,流言四散,石化区黄鱼涌、岩前、岩背、南边灶等周边几个村子里,邻里亲属相互告知,向炼油厂相反的方向撤离。

  “爆炸,又是爆炸,这么大的事儿,到现在发生过两次了,根本没人通知。”昨日中午,岩背村村民聚集在石化大道路口,情绪激动。岩背村距中海油炼油厂约3公里,是距离最近的村庄,村民们在一年内经历了两次相似的“逃命”。

  岩背村与石化区之间隔了一个的小山坡,但山坡和建筑物显然挡不住“爆炸”流言的“疯狂”传播,甚至传出了距离炼油厂5公里的霞涌镇“乘船逃命”的流言。

  流言的背后凸显了应对公共安全危机事件的漏洞。

  清华大学公共安全政策与法律学院社会政策研究所所长景军认为,此次惠州中海油炼油厂火灾事故中,当地政府和中海油方面都需要第一时间处理好两个问题:一是,分析事故是否对民生问题产生影响;二是,应主动说明炼油厂火灾会否会爆炸及对大亚湾核电站产生的影响,以疏导民众对核安全危机的担忧。

  北京一位要求匿名的公共安全专家认为,政府应该制定公共安全危机事件的应急方案,“近年来各地频繁爆发的公共安全危机事件,实际上是各级政府工作没有做足做全的表现。”

  南方日报记者

  张迪 龙瀚 苏稻香 林涌浩 赵琦玉

  通讯员 林彰永 张璇 邱秋菊

  实习生 许芷君 高金花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