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少女入粤打工中毒昏迷 苏醒后认不出母亲(图)

http://gd.news.sina.com.cn 2010年12月22日10:26 新快网-新快报

中毒之前的阳艳 活泼可爱。中毒之前的阳艳 活泼可爱。
昨日,卿正华如往常一样喂阳艳吃午饭。昨日,卿正华如往常一样喂阳艳吃午饭。

  考上大学没钱就读 南下打工噩运临头

  20岁的四川女孩阳艳本该有一番美好前程,考上大学的她却因无钱就读转而南下广东打工。才工作27天,阳艳就因中毒昏迷不醒、不识父母、四肢不受控制,至今连支笔也拿不起,而罪魁祸首就是她打工所接触的黏胶含有二氯乙烷 。广东省约5000万的工作人口,其中与有害物质打交道的人就达2000万。今日,正值广东省职业病 防治院50周年院庆,我们将从职业病患者的故事中探究广东省职业病防治的现状与困境。

  父打工受伤弟还在读书

  2009年春节刚过,19岁的阳艳觉得不能再在家里呆着。半年前高考,她顺利接到了重庆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可惜因家贫无钱去读。望着打工摔伤的父亲和还在读书的弟弟,阳艳决定和小叔去广东惠东县吉隆镇 一鞋厂打工。

  2月中旬,阳艳成为了鞋厂的一员,起先在作坊里打杂,随后又被调到从事放“港宝”(用在鞋后跟起固定作用)工作,由此开始接触黏胶。没有经过什么正规培训,阳艳只是跟着厂里的前辈边学边做,做好一份可以得到2.8分的工钱。黏胶的气味很浓,作坊里又没什么通风设备,但没有一个人戴口罩,也没人告知他们需要做些什么防护,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因为一个月要完成4万多双鞋的任务。

  半夜宿舍发病险些丧命

  日子就这样过了27天。3月7日凌晨2时,睡在阳艳下铺的工友听到阳艳不停地用手捶床,但喊她却没有反应,工友急忙将她送入吉隆镇的医院,随后又转到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可是医生都无法查出病因,但其病情的严重已到了发病危通知书的程度。

  就在当地医院一筹莫展时,惠州有一名男患者因脑部损伤严重转入广州某医院,经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的专家会诊是,二氯乙烷急性中毒。

  “二氯乙烷急性中毒不可能就一例中招,只要用过这种溶剂的人都可能中招,要立即追查。”广东省卫生厅得知后责令惠州市卫生局拉网检查,这一查便查到了阳艳的头上。先是抽搐,然后昏迷不醒,还接触过黏胶,省职业病防治院特派惠东的专家发现,阳艳的症状与二氯乙烷急性中毒非常相似。当地卫生部门也在其曾工作过的鞋厂搜查,果真在黏胶里发现了二氯乙烷。

  由于阳艳病情严重,昏迷时间越长越有生命危险,当即将其转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抢救。此时,她已昏迷了一周,而另一名当地的工人则因中毒不治身亡。

  保住性命却认不出母亲

  “当地已经死了一个,这孩子我们一定要救活!”省职业病 防治院院长黄汉林下达了命令。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高压氧、脑水肿等各方面的治疗,阳艳 终于在三天后睁开了双眼。全院上下一片欢呼,守候在阳艳身边已久的妈妈卿正华 更是激动万分。

  “孩子,你醒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卿正华脱口而出。“我不认识。”阳艳的回答犹如晴天霹雳,“我养她那么大,守了她那么多天,一步也没离开,她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呢?”面对卿正华的痛苦责问,省职业病防治院住院部主任陈嘉斌 告诉她,阳艳所受的二氯乙烷中毒会侵害中枢神经,抢救过来已算幸运,但该中毒的致残率很高,会影响到记忆、语言表达甚至肢体活动,以致生活不能自理。

  四肢无力索赔年半无果

  不过阳艳的治疗还算成功,10多天后,她终于能逐渐认得自己的亲人,有了记忆,但是手拿不起东西,脚也走不了路。这种肢体的康复需要长期治疗,但那时的阳艳已欠了医院上万元的费用。

  据了解,鞋厂老板根本没与阳艳签劳动合同,更没有为她购买工伤保险。阳艳一家向鞋厂索赔也遭遇了重重困难。虽然老板承认了阳艳与鞋厂的劳动关系,但就是拖着不给钱,称无力支付,只有当家人上门索赔时,才零星给一些。

  一名律师从媒体上得知阳艳的遭遇后,愿意免费帮她打官司。2009年8月,他们向惠东县法院提出诉讼,要求鞋厂支付医疗费等款项共20余万元。岂料鞋厂只是零零星星地支付了4万多元费用后,就再也没给钱。而法院的最终判决至今未下,双方就这么耗着。家人只能东凑西凑去筹钱,但至今依然欠下医院8万多元医疗费。

  特写

  母亲上门索赔 每次只得几百

  12月18日下午,刚刚午休完的卿正华帮女儿整理一下身子,便去阳台打理衣物。她1.5米高的个子即使在狭小的阳台上 依然占不了多少空间,显得那么瘦弱。至今,她已在医院陪女儿住了一年半,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

  “午饭就是吃盒饭,有的地方盒饭要25元一份,我们吃不起,只能走远一点打回来。”卿正华站在床边,让记者坐在椅子上,微笑地聊着家常。从她淡淡的笑容中,一下子难以看出她的忧伤,但从两鬓的几根银丝及眼角的细纹,还是感到了岁月的沧桑。

  “她一个人真不容易,不但要照顾小孩,还时不时要跑去惠州找鞋厂老板索赔。”站在记者旁边的省职业病防治院副院长胡世杰透露,卿正华前不久又坐长途大巴去惠州找老板要钱,在当地呆了两天,只吃了两顿饭,但只要到500元,但来回的花费就用了400元。

  “没办法,他(鞋厂老板)就说没钱,给不起医疗费,只能给些生活费。”卿正华无奈地摇摇头,她每次索赔的结果就是200元、300元、500元,但她依然不放弃,就希望哪天能把钱要回来,把账还清了,让孩子好好休养。

  记者手记

  爱羽毛球的女孩 如今握不住铅笔

  阳艳 缓缓地叙述自己的遭遇,时不时要回忆、纠正一下,旁边的卿正华 也帮着补充,毕竟有一段是阳艳“失忆”的日子。说着说着,两人的眼圈就红了,阳艳的眼泪更是快要掉下来,但她也没去擦一下。

  记者将一张纸巾递到她手里,她手指颤动了一下,却抓不住纸巾,更别说伸到眼前拭泪了。记者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她的手根本抓不住东西,立即把纸巾从她手里拿起来,帮她擦擦眼泪,再放回到她手里。她没有什么反应,闭着眼睛任由记者擦拭,只是将纸巾放回她手里后,她的五指依然不住地颤抖。

  “她拿不了东西,所以吃饭都是我喂的。”卿正华在旁小声说了一句。

  “你平时都喜欢些什么?”记者想转开话题,阳艳没有回答。“听歌?看书?”她依然没有回答。

  记者想用亚残运会的事迹激励她一下,便问她是否有看亚残运会的节目,她只是摇头。卿正华又代为回答了:“她不看。”“是不想看吗?”“她看不得人家那样。”

  记者沉默了好一阵,继续问些事件相关的问题。等记者快要离开之际,阳艳突然小小声说:“我喜欢打羽毛球和踢毽子,但现在动不了了。”

  (记者 陈杨 王小明)

转发此文至微博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