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广东新闻中心 > 本地新闻 > 正文

关注深圳职介无良职介所让人心里直打鼓(图)
2003年03月20日 18:05:16 金羊网-羊城晚报

职介所外,求职者一脸茫然。

    编者按

  南方网讯  《黑工厂招工五千敛财百万》的连续报道出街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为了进一步了解深圳职介市场的真实状况,记者兵分几路,并着重了解了“鹏桥”职业介绍所(《黑工厂招工五千敛财百万》报道所涉)和“深圳市涉外劳务大市场”。经过近一个星期的暗访,记者发现了一些让人震惊和忧心的问题。

    在“鹏桥”职业介绍所

  职介拉客女死磨烂缠

  本月13日,记者以求职者的身份来到深圳罗湖区宝安路进行“模拟求职”。这里是深圳著名的“人才一条街”,《黑工厂招工五千敛财百万》中涉及的“鹏桥”职介所也在这条街上。

  宝安北路两百米不到的人才市场一条街,“鹏桥”、“鹏强”、“鑫时代”、“涉外”等十多个硕大的户外招牌让人眼花缭乱。各职介所门口的张贴栏都贴满“最新”的招工信息,“普工”、“搬运工”、“文员”到“经理”应有尽有,每家职介所的招聘信息都在百条以上,多者则达数百条之多。这些信息足以让每一个求职者热血沸腾。

  记者在一“信息栏”前驻足不到一分钟,一个20多岁的女青年凑过来问:“要找工作吗?鹏桥是正规的人才市场,先到里面看看吧。”语气殷殷。

  15日上午,记者在前往“涉外劳务大市场”途中遭遇了另外一场更为猛烈的“拉客”攻势。在记者乘坐扶梯上三楼之际,在经过二楼时突然被一中年妇女一把拉住,“来吧,这里单位多,包你满意”,热情地推介“鹏强”人才市场,而远在近10米开外的数名咨询员条件反射般站起来,扯着嗓子招手,“过来过来”。记者木然应对才得以脱身。

  而就在此时,记者又被另一年轻女子拉住,“涉外的单位多,上电梯吧”。没等记者反应过来,女子将记者推到通往“涉外”的电梯上,然后欣然挥手“祝你成功”。

  半分钟“联系好”三家单位

  在“鹏桥”职介所里,一名为金素珍的女子向记者热情推介,在记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该女子称交20元钱登记费就可以为记者联系3家当天可以面试的用人单位。但是当20元入囊后,该女子则又提出记者必须再交100元的服务费才可以面试。并信誓旦旦称包找一年的工作。

  看到记者有些犹豫,为了彰显实力,金拿着记者的登记表走到另外一个房间。半分钟不到,金笑容可掬出来,“已经联系好了三家单位,交钱就可以面试。”

  记者感到蹊跷,借故离开。17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鹏桥”,在金姓女子处交了20元钱后,金信口介绍了几家单位,转身去了“推介处”,另外一随行记者则跟踪到“推介处”门口,结果惊奇地发现金停留片刻后转身出来,满面笑容告诉记者说:“你的工作已经联系好了!”随后以“介绍成功”为由让再交100元“会员费”,称记者可以得到为期一年的免费服务。

  招工信息是以前的

  17日,拿着“鹏桥”的介绍信,记者赶到“水贝茂名大厦”12楼“深圳南山实业公司”应聘“经理助理”。一赵姓“负责人”介绍完“要求”、“待遇”后,就叫记者先交20元“填存档单”。记者提出开发票,赵则冷笑说:“是你求职,不是我们求你。”

  记者无奈花钱“存档”后,他表示要记者“等消息”,但是记者今天联系被告知“再等”。

  记者返回“鹏桥”,赵又一次将记者开给“广州三新电子深圳市场部”,记者赶到该公司,对方称“根本没有委托‘鹏桥’招聘”,并称“公司以前招过人,他们可能得到了我们的资料”。

电脑主机是空的(框中部分)

    在“深圳市涉外劳务大市场”

  电脑主机是空的

  15日下午,记者在另外一家“深圳市涉外劳务大市场”里,在一工牌为“杨亚玲”的女子面前坐下。

  记者提出做辅导老师,杨连称“没问题”,记者按要求交100元后发现,杨在收据的“收款人”处写下一个“夏”字。在记者强烈要求下,她才写回“杨亚玲”。

  记者随后被送到一名“谢总”面前。谢翻开一本因多次翻动显得破旧的“信息本”,其间记者发现谢办公室上的两台电脑却积满灰尘,从没使用过,记者灵机一动,结果发现该办公室内的两台电脑的机箱里竟然是空的。  

  招聘信息是半年前的

  15日,记者拿着“涉外”谢总开给“金牌家教部”面试的介绍信前往面试。记者的到来让对方感到意外。一名负责人称他们从来没有委托“涉外”为其招聘。并称他们只是一年前发布过一张招聘广告,认定“涉外”把他们的招聘广告抄走了,因为“两天前就有一名被‘涉外’推来的女孩前来面试”。

  折回“涉外”,“谢总”一口咬定“是他们不肯认账了”。谢拨通对方电话,对方再次严正声明,谢不再说话。

  最后谢给记者介绍前往“东方艺术培训中心”面试。记者到了培训中心后,一负责人直言,“那是我们半年前的招聘信息”。

  我叫你出去,听见没有?

  记者再次回到“涉外”询问“谢总”。

  谢把记者带到了经理室。就在记者走入经理室之际,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士过来“讨说法”,一员工正气急败坏地吼,“把那家伙架出去!”

  经理室一名“渠经理”自顾打电话,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渠手指着门外呵斥记者,“出去!有消息再通知你!”记者稍有犹豫,渠手指记者鼻子,“我叫你出去,听见了没有!”

    “鹏桥”员工揭黑幕

    一名曾在职介所工作过的匿名女子说:“鹏桥”与皮包公司相互勾结

  日前,一名自称在一家名为“鹏桥”的职介所干了数年的匿名女子,数年的时间里,她从咨询员晋升为收银员,对职介所的运作非常熟悉。该女子爆出包括鹏桥在内的众多职介所的“生财之道”和坑人黑幕。

  该女子称,职介所做的生意就是收取介绍费。“即便每天收50人的职介费,每年的纯收入还在百万元以上”。

  女子更爆出“在鹏桥的十家招聘单位只有一家是真的,其余的多是皮包公司”,两者是勾结一起的,“皮包公司为职介所撑了门面,职介所则借此皮包公司收取介绍费,大家当然乐意合作”。

  她说:“像教师和叉车司机这样的工种,职介所根本没有能力给介绍。遇到这种情况,职介所仍然拍胸脯,然后就把人推给皮包公司,皮包公司则在收取各类费用后找理由把应聘者打发掉。

  “应聘者再回头找,就再踢给另外的皮包公司。经过两个月后,如果应聘者再找不到工作,职介所就以已经介绍超过10次为由,拒绝再为求职者服务,理由是‘按照有关规定每次服务收取20元服务费。’”

  “鹏桥和许多家职介所一样确实有合法证照,但是这并没有成为它合法经营的约束,相反成了它应付检查甚至是有关部门应付投诉的‘法宝’。”这名女子说。

  曾先生:请人扮演招聘者

  而记者在暗访过程中也接触到数名“业内人士”。一名曾为几家人才市场做过运营策划的于先生告诉记者,整个宝安北路的数十家人才市场,除了政府部门主办的两家人才市场外,绝大多数都存在问题。

  而在深圳数十家人才市场做过现场招聘的曾姓男子称,他自己就干过不少次只收求职者押金却不给他们工作的事情,他更爆出“许多人才市场甚至专门聘请人扮演招聘者和求职者以给职介所‘撑门面’”。

田某以乞讨为生

    少年壮志只剩愁

    沦落到街头的田姓青年曾给职介所“上交”了1000多元

  本月17日中午,记者在职介所云集的宝安北路上,看到一男青年用20多张职介所的求职登记表粘贴一张大纸,这些表来自深圳市的“涉外”、“鹏强”、“中南”等十多家职介所。一米见方的纸上用墨水写着硕大的“少年壮志不言愁”,引起不少路人驻足围观。

  纸上写道:“春节后我坐上南下的列车,坐了整整两天一夜来到这座梦寐以求的城市,接连被骗……我用仅剩的70元钱买来这些矿泉水,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当时深圳的地面温度近40℃,清瘦的青年汗流浃背,让人心疼,不少人流下同情的泪,掏钱买青年的矿泉水。

  记者向这位名叫田少鹏的18岁青年了解得知,中专毕业的田在一个月前携带1600元现金来到深圳。田先后在深圳市的数十家职介所求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田先后交给职介所1000多元。截止到昨天,已经面试过的单位近百家,“而让复试的只有两三家,连一家也没有通过”。但是让田费解的是,“即便是不要任何学历的普工也没有找到”。前天,田身上只剩70元。万般无奈之下,田用仅有的70元钱买了三箱矿泉水,做起了生意。

  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田和他的矿泉水前,几个来自不同职介所的“拉客女”在向过往的路人殷勤地派发最新的“招工信息”,并信誓旦旦地承诺着“包你找到工作”。

  田偶尔抬头望望她们晃动的身影,一脸无奈。

  在近一个星期的采访中,记者更是接连在多处的职介所附近遇到,为找工作而掏光身上最后一块钱的求职者,他们衣食无着,不得已,有的走上乞讨之路。(编辑:李美仪)



新浪论坛】【短信和E-Mail推荐】【关闭窗口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网站简介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2000 SINA.com, Stone Rich 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