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直播 邮箱 搜索 房产 导航
广东滚动新闻

400热心电话打爆热线 好心台商赴清新助贫困生

http://gd.sina.com.cn 2003年07月23日 08:05:03 南方都市报
  ●深圳打工青年汇出首笔捐款

  ●好心台湾商人专赴清新赠款

  南方网讯  “这些孩子的经历太感人了!”“我也是贫困家庭出身,希望能够帮助这些学生实现愿望!”昨天(7月22日),南方都市报开通“新长城”捐助热线首日,近400个热心人拨通南方都市报广州、深圳捐款热线。首笔捐款300元由一名打工青年从深圳汇出,除专项银行账户收到的捐款外,另有2万余元捐款被直接送到贫困生手中。

  首位热心人

  要求全额赞助清新女状元

  昨日早上7时48分,来自广州的曹先生第一个打入热心电话,强烈要求资助清新高考女状元张钰莹5年的学费。为了争取“独家资助”张钰莹的资格,曹先生列举了两条理由:太太毕业于原中山医科大学,是张钰莹的师姐;自己做社区卫生服务工作,将来可以帮张钰莹寻找勤工俭学机会。“神通广大”的曹先生还透露,他已经通过清新县找到龙颈镇,已经电话联系上了张钰莹家里人,并且跟张钰莹本人也聊了几句,如果不是工作太忙,曹先生昨日就打算直奔清新张钰莹家探访了。

  首笔捐款

  观澜打工青年捐出爱心300元

  昨日开通的捐款账号收到的首笔300元捐款来自深圳,捐款人小何是广东高州人,在观澜一家工厂打工,月薪2000余元。他说自己以前没好好读书,结果连高中都没考上,现在看到这么优秀的学生却因为贫困上不起学,心里挺难受。昨日下午,小何专门跑到观澜农行去寄这笔钱,但他一时性急,忘了记下开户行的名称,结果直到下午4时30分,这次爱心传递才宣告完成。

  最心急的捐款

  台湾商人驱车清新赠款2万

  在东莞办厂的台湾商人侯有庆先生是昨日本报读者中最“心急”的一位,早上8时看到报纸,11时他就带上报纸开车直奔清新县了,下午4时左右,他在清新县一中刘老师的带领下找到了张钰莹和廖焯权,立即帮两人在信用社开了户头,各存入1万元做为这学期的学费。性格豪爽的侯先生说自己也是穷人家的孩子,没读多少书,但他认为读书很重要,所以心甘情愿地帮助这些贫困学生。

  最美好的愿望

  希望更多特困生都能上大学

  港澳地区、广州、深圳、佛山、东莞、顺德、肇庆、潮州、惠州等地的热心人也纷纷在电话里表示,愿意对本报报道的贫困生提供资助,他们同时希望更多没有被本报报道的贫困大学新生也能获得资助从而能够迈入大学校门。一些读者还对解决贫困学子上学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要培养贫困生的自立意识,进入高校后可以通过勤工俭学来完成学业,避免因捐款而产生“富翁现象”,避免他们养成惰性。

  南方都市报将继续推出贫困生状况报道,除中国扶贫基金会推荐的贫困生外,本报还将继续寻找特困高校新生,汇聚社会力量帮助他们实现大学梦想。并请捐助者能够按照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要求,做好捐赠工作,保障捐赠款发挥最好的社会作用。

  不鼓励捐赠人指定受助学生

    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刘文奎答记者问

  昨日报道广东地区“新长城”活动全面启动后,一天之内数百名热心人士表达了捐款的意愿,并出现了多名热心人士要求捐助一名贫困生的情况。就实际操作中遇到的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刘文奎,请他介绍基金会运作的规则。

  捐助只提供生活费资助

  记者(以下简称记):捐赠人把钱直接给学生有何利弊?

  刘文奎(以下简称刘):捐赠人把钱直接给学生不便于项目统一管理,很容易造成一名受助学生获得多人的帮助,而其他特困学生却没有得到资助。捐助资金也容易被贫困家庭挪作他用,不能很好地起到助学效果。

  记:“新长城”为什么只提供生活费的资助而不提供学费的资助?

  刘:我们国家有政策规定,贫困大学生不会因为没钱交学费上不了大学,大部分贫困大学生可以通过学校减免学费、勤工俭学、助学贷款及绿色通道政策等方式解决学费问题。学费问题已经可以通过国家政策解决,目前困扰特困大学生的主要经济问题是入学后的生活费,因此新长城项目只对受助学生提供生活费资助。

  记:捐赠人在为“新长城”项目捐款时应该注意什么?

  刘:捐赠人无论通过何种方式捐款,在捐款时都需要注明姓名、联系方式等信息,以便于基金会为捐赠人邮寄捐赠票据及捐赠证书。

  不鼓励直接捐款给学生

  记:捐赠人可以指定受助学生吗?

  刘:可以指定学生来源省(自治区、市)或录取院校,但不鼓励指定具体的某一个学生。我们在9月上旬进行统一结对(“1+1”)时将参考捐赠人留言的一些建议。如果捐赠人可以指定具体的某个学生,则可能出现多个捐赠人资助一名学生的状况,使一名学生成为“富翁”,而其他学生没人资助的情况;另一方面如果捐赠人指定资助一名学生,而由于某种原因资助款未到帐,则该名学生将失去获得资助的机会。

  我们将根据捐款人捐助的金额,按照每个贫困生2000元的标准,为捐款人确定学生。到时候,基金会将把学生的信息卡寄给捐助人,也将把捐助人的信息卡给学生,这样捐助人可以及时了解学生受资助的情况,学生也将向资助人及时汇报学习、生活状况。

  记:捐助人将贫困生4年的学费、生活费全部包下来可以吗?

  刘:如果捐助人要这样做,我们也不反对,毕竟对贫困生有帮助。

  助学金分期发放有助约束学生

  记:为什么把自强助学金分期发放?

  刘:1、使受助学生更有效地利用“新长城”自强助学金,真正用于生活费用,分期发放是一条比较有效的途径;2、分期发放也是一种对学生的约束机制,如果受助学生在受助期间有违反项目规定的行为,则将在争取捐赠人同意后取消对该学生的资助。

  记:资助候选学生有何优先原则?

  刘:1.捐赠者的意愿;2.所学专业与公益事业有关,如医学等;3.来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4.来自农业、林业、师范类高校。

  姊兄接力为弟挣学费

  档案

  罗耿青  男  19岁

  高考成绩:806分  龙川县第2名

  第一志愿:北京大学中文系

  录取学校:中山大学中文系

  罗耿青今年19岁,家住河源市龙川县岩镇城头村。在刚刚结束的高考中,他取得了总分806分的好成绩,是龙川县今年高考第二名。在中国扶贫基金会今年确定的广东50名贫困大学生扶助名单中,罗耿青的成绩排在第一位。7月20日上午,罗耿青收到了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

  贫困的移民家庭

  与罗耿青一起从县城的龙川一中回家,先要坐1个多小时的小中巴到岩镇,再走1个小时的山路才到罗家。山路蜿蜒崎岖,罗耿青告诉记者:山路是几年前才修出来的,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只有山间的羊肠小道。罗家的房子坐落在一个小山包上,他们与山上的几十户人家组成了城头村。

  1972年,政府开修枫树坝水库,绝大多数村民从几公里外迁移到这块高地。罗家是移民中的一员,至今仍居住在政府当年补偿给他们的一所大屋里。老式的大屋年久失修,一到雨季便漏雨不停。前年,罗耿青的父亲用发到手里的一点移民补助款做了简单的修葺,补换了一些新瓦,粉刷了外墙。即便如此,逢上雨天还是会漏雨。

  一台没有前盖的锈迹斑斑的电扇在桌上嗡嗡地响,罗家天井的砖壁上爬满了青苔。罗耿青的父亲从抽屉里拿出了刚刚收到的中山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他说: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高兴;但近7000元的学费让一家人发愁,前几天接到了北京打来的电话,说是中国扶贫基金会要给一些资助,心才安稳了一些。

  昏暗的厨房里,罗耿青的奶奶正佝偻着身子往灶里添着柴禾。

  罗耿青50多岁的母亲从田里回来了,身上穿着一件发旧的校服,大概是女儿当年穿过的。肤色黝黑的她连连向记者表示歉意,“太麻烦你们了,你看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7000多元的学费也是罗母的心病,她说:一年两季稻子,可收谷三千斤,一斤谷5毛钱,除开公粮、口粮,卖不了多少钱。

  龙川县是广东省确定的16个贫困县之一。岩镇镇政府办公室的袁主任说:岩镇每年的人均收入为2200元人民币,在全县十几个乡镇中居中下水平。而城头村的移民生活,要更困难一些。

  在阔同学面前耿青不自卑

  家中生活困难,在罗耿青的父亲看来,儿子要摆脱自己的命运只有考大学,他说:“这是农村孩子惟一的出路。”

  2000年,罗耿青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龙川县第一中学。这在龙川大多数学生家长的眼中,等于大学的门槛已迈入了一半。

  高中的学业是紧张的。罗耿青给自己的每一堂自习定出学习目标,一走进教室坐下来就专心背书做题,心无杂念。

  每月的生活费主要是在外打工的姐姐、哥哥寄来的,大约有300元,200元交食堂,100元留下交加课费、资料费,再有剩余就买几本参考书。200元一月的伙食,每顿饭2元多,馋嘴的时候他再要一碗肉汤,算是加了营养。罗耿青说:“同学们吃得差不多,除了极个别有钱人家的同学。”

  在阔同学的面前,罗耿青并不觉得自卑。他对记者说:穷学生失去了一些机会,比如现在有一些同学还不知道如何“上网”,但这只是早晚的问题。

  小姐姐已开始为弟弟存学费

  罗耿青并不是城头村出的第一个重点大学的学生。

  1988年,城头村出了第一个考入重点大学的学生;15年后,罗耿青成了村子里第二个“在学问上有出息的人”。罗父说这多亏了耿青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是他们轮流负担起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将他一直送到了大学。

  1996年,当罗耿青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他的大姐就南下深圳打工,开始每月从几百元钱的工资里寄回钱来供应弟弟妹妹读书。这样的资助持续到两年后她结婚成家。

  1997年,罗耿青的小姐姐初中毕业后,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像大姐一样南下深圳,用打工的报酬供哥哥和弟弟读书。

  1998年高考,罗耿青的哥哥罗桂林考上了大学的分数线,但因家境贫寒无力供读,怀着深深的遗憾南下深圳打工,把大学梦交到了弟弟的手上。

  罗耿青清楚地记得考入龙川一中第一学年后,向小姐姐要学费的情景:他打电话给小姐姐,吞吞吐吐好久才说出了“学费”两个字,小姐姐在电话那边生气了,说“我们是姐弟,用不着这么绕来绕去”。

  几天后,1000多元的学费打进了学校的账户。罗耿青说:3年来的学费基本是小姐姐一个人承担的,生活费或由小姐姐寄或由哥哥寄,而他们在深圳打工每月的收入也不过几百元。

  收到录取通知书了,罗耿青打电话向姐姐、哥哥报喜,小姐姐说:好啊,同事们都羡慕我有一个好弟弟。小姐姐还说:上个月我已经开始为你存钱了,你只管好好读书。

  罗耿青考上大学的消息让他的哥哥和姐姐们倍感欣慰,哥哥为弟弟圆了自己的大学梦高兴不已;收到喜讯,大姐专程赶回家看望小弟,她问弟弟:你高中的课本还在吗?给我拿回去好好看看,我也要继续读书;而罗耿青的小姐姐正在复习准备报考深圳大学。

  临别,罗耿青向记者说出了一个秘密:第一志愿报北京大学,原本是想解决一下学费负担,因为县里对于考上北大的学生,要给予一定的奖学金,可现在“自己让家人失望了”。

  好心人寄语

  愿穷孩子都能上大学

  曹先生:我没有任何索取的念头,也不要求任何回报,希望这些学生知道,广州有很多好心人,希望他们将来能给社会做更多的贡献。

  吴先生:我也有过廖焯权那样的经历,愿穷孩子都能如愿上大学

  邓先生:我的孩子学习不好,但很欣赏会念书的小孩,希望他们孝顺父母,好好读书。

  邬先生:只想让他们都能读上书。

  黄小姐:这些孩子们的遭遇太惨,希望他们都能读上书。

  杨小姐:希望他们都能快乐!

  王女士:当初我的孩子上大学时因家中经济拮据,也曾接受过亲朋好友的帮助。现在经济条件改善了,我希望能回报社会。

  王先生:我没上过大学,连高中也没上过,深知知识贫乏的可悲,成绩这么好的小孩应该受教育。

  捐助进行时

  南方都市报昨天报道了广东清新县高考前四名学生因家境贫寒无钱上大学的消息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记者昨日电话回访4位学子,他们有的已获得好心人的捐助,有的已收到好心人的捐赠意向,一双双温暖的援助之手给了这些寒门学子新的希望和信心……

  张钰莹:获赠万元学费很知足

  张钰莹当了清新县高考女状元,一家人又喜又忧。为了给女儿筹学费,父亲张鑑昨日一早就出发去深圳了,那里有份清洁工的工作在等着他。

  昨天下午4时左右,张钰莹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自东莞的侯有庆先生驱车直奔张家,把她带到镇上的信用社开了账户,存了1万元,说给她交学费。侯先生没有提任何要求,只留了一句话,要她认真读书。

  记者电话打到张钰莹的伯父家,刚从镇上回来的张钰莹心情仍然很激动,除了多谢这么多关心自己的人,她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了。

  晚上7时,张钰莹打电话找到记者,叮嘱记者一定要向关心自己的读者转达谢意,她说自己有这1万元就足够了,人不能太贪心,自己家经历过困难,希望热心人去捐助其他更加有需要的人。

  黄庆华:不希望接受当面捐款

  昨天,清新县高考第二名的学生黄庆华拿到了中山大学行政管理专业通知书,他的父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8000元的学杂费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搞定”,不让黄庆华担心。

  困扰黄庆华的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因为眼睛曾经受伤,他不能做剧烈运动。就算看书用眼久了,受过伤的右眼也会“闹情绪”:“先是眼窝里酸酸地痛,然后就是两个额角扯下扯下地痛,就只能赶紧休息一下。”

  对于热心读者的资助,黄庆华说衷心感谢这么多人的关爱,但他不希望接受当面的捐款,他说:“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为人子女、学生,不辜负父母和老师的期望而已。我不觉得自己特别坚强,也不想引起太多的关注。”

  黄庆华说,还有很多学生比他更需要资助,希望热心人能够通过有关机构将捐款送到那些学生手上。

  黄清山:获“新长城”捐助很开心

  黄清山前日收到了中山大学材料化学专业的通知书,学杂费是7542元。

  以前一门心思只读书的黄清山是在接到通知书后,才突然意识到生活的担子很重。父母从不让黄清山操心学费的问题,就算是借钱,也是背着黄清山。父亲以前在矿山上做了几年矿工,后来矿山破产了,只好在家里安心种田。母亲一直抱病在床,每年治病都要花两千多。黄清山问了一下父母,才知道学费只筹了一半。

  “我什么都做不了,也帮不了手。”知道自己将会得到“新长城”的资助时,黄清山有些喜悦地“哦”了一声,他说:“我以后宁愿自己辛苦点,也要帮爸妈分担负担。”

  廖焯权:贫家学子学费有着落

  昨天早上,廖焯权继续帮家里收稻子。邻居家的稻田都只剩下稻茬,只有廖家田里的稻子仍在迎风招展,父亲说,因为没钱买肥料,自家的稻子比村里所有人家的都熟得晚。

  昨天下午5时,记者打电话到村里的小卖部,廖焯权的父亲廖志洪被叫来接电话。他告诉记者,廖焯权和从东莞赶过来的台商侯有庆先生到镇上信用社办存折。电话里记者也能感受廖志洪掩饰不住的高兴,他说,侯有庆到了廖家,给了他2000元做家用,在廖焯权的名下存入了1万元。对家徒四壁的廖家来说,这是平生以来第一次拥有的巨款。(编辑:李美仪)


评论推荐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search 口罩 春装 小灵通
 
 新浪精彩短信


流行乐坛金曲铃声
性爱高手完美爱人

点歌传达浓情蜜意
疯狂铃声 鸟叫铃声
[刘德华] 月老
[李克勤] 合久必婚
[容祖儿] 我的骄傲
[和 弦] 深情相拥
更多精彩铃声>>









图片专题:流氓兔!
诺基亚 西门子
摩托罗拉 三星
阿尔卡特 松下
爱立信 三菱
更多精彩图片>>


活动:黄页深圳IT企业展

企 业 黄 页
在线商机
买:21台电梯招标
卖:通讯音响产品
企业推荐
通州市先锋围巾色织厂
深圳汇成浩实业公司
更多商情发布>>

分 类 信 息
:免费讲座英语PMP
手机有礼武汉分类
春季旅游江苏行
:雅思深圳考试中心
:快乐香港六日游
分类信息刊登热线>>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